孩子单纯可爱,总是想把最好的礼物给妈妈。而妈妈也总是想把最好的物质条件给孩子,可是常常忘了,孩子需要的其实不用花钱,不过是一个笑脸和一份尊重。别看孩子小,他不过是还不会用成人的方式去表达而已。争取少年说到,你今天给他一次,他一定会会回来的。你给他拥抱,他会回报你拥抱和温暖,你给他焦虑,他会用焦虑来回报你,你给他嫌弃、抱怨、打骂,他有一天也会还给你。记得有一天下午要带孩子去画画,我催孩子起床,磨蹭半天没洗漱换衣服,我就发了火,数落了一番,孩子哭着走出来指着妈妈说:妈妈你怎么总是这样对我?你现在怎么对我,我以后就怎么对你!当时我都惊讶了!一个六岁多的孩子,竟然从他口里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我当时停止了对他的指责,停下来语重心长的沟通:妈妈的方式是不对,对不起!但是,不可以对妈妈说这样的话!为什么?刚才妈妈为什么生气?中皓又为什么这样对妈妈说话?我们聊聊。孩子那一刻,也平静下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哭着抱妈妈:妈妈我错了,我不可以对妈妈这样,以后不会这样了,我爱妈妈。我同时也给孩子道歉了。通过这件事情,让我更加知道,孩子其实什么都懂,他不过是还不会用大人的表达和抗衡。道歉是双方的,反思是自己的。父母,也总是需要在陪伴孩子成长中不断成长。
弟媳送朗朗回来时告诉我:朗朗变化真是太大了,她做事能为别人着想了,比如她和妈妈在外面吃完的香蕉皮,因附近没有垃圾桶,妈妈便把皮放在小树底下了,她说不行,这会给环保工人带来麻烦的,妈妈赶紧找垃圾桶;荡秋千时,明明是朗朗先玩的,一个大姐姐过来就抢,并说是她先来的,朗朗马上就让给姐姐了,然后到另一个地方玩,大姐姐又给抢过去了,朗朗都坦然相让。妈妈问她为什么会让呢?她说:“姐姐在提高我心性呢,姐姐好可怜啊。她在给我德换我的业力。她是不是可怜?”还有妈妈领她去一个食品店品尝大虾,就剩三个了,她妈妈给她吃了一个,还剩两个,妈妈说都给她吃,她却拒绝了:“妈妈我都吃了,再来小朋友该吃不到了。”晚上回去后,她还帮妈妈做家务。孩子的巨大变化使弟媳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主动对孩子说:“姑娘,咱们一起看大法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