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ly in the twelfth century, in the city of Tovin in northern Armenia close to Georgia, there lived an eminent family of Kurds, the master of whose house was surnamed Najm ad-Din, which meant “ excellent prince and star of religion.” Najm ad-Din had a boon comrade named Bihruz, a man of intelligence and charm, qualities matched only by his bent for trouble.

    孩子与生俱来就对周围的生活环境和事物充满好奇,也渴望参与其中,获得体验与成功的快感,我们不妨给他适当地创造这种机会。我的孩子一岁多时,学会自己进食,两周岁时会自己穿简单的衣裤,在托儿所的表现比一般的孩子都要强,经$2老师的夸奖。虽然孩子一开始在做这些事情时,完成的并不好,但是我不断的给她尝试的机会,并加以鼓励,直至她成功。孩子从小和我分床睡,在她四周岁时,她说她是个大孩子了,提出要独自睡一个房间,当时我心里没底,但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头几个晚上,半夜里我总要起来看好几次,偶尔也会发现她把被子蹬掉,但是大多时候她都把自己裹得很严实。后来,我一般不会再特地起来查看她的被子了,完全相信她能把自己照顾好,我很放心。这也是她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了,经常会自豪地和小朋友们提起:她是单独睡一个房间的。
孩子单纯可爱,总是想把最好的礼物给妈妈。而妈妈也总是想把最好的物质条件给孩子,可是常常忘了,孩子需要的其实不用花钱,不过是一个笑脸和一份尊重。别看孩子小,他不过是还不会用成人的方式去表达而已。争取少年说到,你今天给他一次,他一定会会回来的。你给他拥抱,他会回报你拥抱和温暖,你给他焦虑,他会用焦虑来回报你,你给他嫌弃、抱怨、打骂,他有一天也会还给你。记得有一天下午要带孩子去画画,我催孩子起床,磨蹭半天没洗漱换衣服,我就发了火,数落了一番,孩子哭着走出来指着妈妈说:妈妈你怎么总是这样对我?你现在怎么对我,我以后就怎么对你!当时我都惊讶了!一个六岁多的孩子,竟然从他口里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我当时停止了对他的指责,停下来语重心长的沟通:妈妈的方式是不对,对不起!但是,不可以对妈妈说这样的话!为什么?刚才妈妈为什么生气?中皓又为什么这样对妈妈说话?我们聊聊。孩子那一刻,也平静下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哭着抱妈妈:妈妈我错了,我不可以对妈妈这样,以后不会这样了,我爱妈妈。我同时也给孩子道歉了。通过这件事情,让我更加知道,孩子其实什么都懂,他不过是还不会用大人的表达和抗衡。道歉是双方的,反思是自己的。父母,也总是需要在陪伴孩子成长中不断成长。
    有一次,我对孩子的批评教育太过了,但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以至于孩子有些伤心并抵触,当时,她写了一张纸片,递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我一看,纸片上写着“我后悔说过那句话” 。她的这个举动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言语过激了,于是,我把语气放低放软:“能告诉我,是哪句话吗?”她依然用小纸片回道:“就是母亲节卡片上的那句话”。我清楚地记得,母亲节那天,女儿亲手给我做了一张卡片,上面画了好多各种颜色的爱心图案,卡片上写着“妈妈,我爱你!”原来她后悔……想到这里,我的泪涌了出来。我把她写给我的纸片翻了过来,写道:“对不起,是妈妈错了!”而且,我还故意,把“妈”字右边的“马”写成了“鸟”,在母亲节的卡片中,我女儿就是这么写的,呵呵。女儿看了之后,随即捂嘴大笑,并批评起我来:“妈妈,你把‘妈妈’两个字写错了,你是怎么当妈妈的?”看到女儿发现了“妈妈”两字的错误并破涕为笑,我也笑了,紧张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我对她说:“孙老师,麻烦你帮我纠正一下错误,可以吗?”女儿欣然应许。

第一天,我先讲传统文化的故事,朗朗好象真听明白了一些,她说:“我现在不恨爸爸了,只是有点讨厌他。”然后我就讲真、善、忍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失与得”的法理,举了很多例子。她突然问我:“五姑,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我们老师从来都没讲过,爸妈也没给我讲过。”我告诉她:“我是从《转法轮》书上学到的,我只是说了一小点而已,更博大、更深更高的内涵都在这里了,你想看看吗?”她紧张的说:“我想看,可是妈妈不让我学,她说那是邪的。”我就给她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在世界的洪传状况,以及《转法轮》一书被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等真相。孩子惊呆了,问我:“五姑,这些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然后我给她看纽约万人游行的盛况,又给她看真相期刊,她震撼了,又问了好多不解的问题,我告诉她:“你的问题都在《转法轮》书里了,你看了就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