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对孩子的批评教育太过了,但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以至于孩子有些伤心并抵触,当时,她写了一张纸片,递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我一看,纸片上写着“我后悔说过那句话” 。她的这个举动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言语过激了,于是,我把语气放低放软:“能告诉我,是哪句话吗?”她依然用小纸片回道:“就是母亲节卡片上的那句话”。我清楚地记得,母亲节那天,女儿亲手给我做了一张卡片,上面画了好多各种颜色的爱心图案,卡片上写着“妈妈,我爱你!”原来她后悔……想到这里,我的泪涌了出来。我把她写给我的纸片翻了过来,写道:“对不起,是妈妈错了!”而且,我还故意,把“妈”字右边的“马”写成了“鸟”,在母亲节的卡片中,我女儿就是这么写的,呵呵。女儿看了之后,随即捂嘴大笑,并批评起我来:“妈妈,你把‘妈妈’两个字写错了,你是怎么当妈妈的?”看到女儿发现了“妈妈”两字的错误并破涕为笑,我也笑了,紧张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我对她说:“孙老师,麻烦你帮我纠正一下错误,可以吗?”女儿欣然应许。
    有一次,我对孩子的批评教育太过了,但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以至于孩子有些伤心并抵触,当时,她写了一张纸片,递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我一看,纸片上写着“我后悔说过那句话” 。她的这个举动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言语过激了,于是,我把语气放低放软:“能告诉我,是哪句话吗?”她依然用小纸片回道:“就是母亲节卡片上的那句话”。我清楚地记得,母亲节那天,女儿亲手给我做了一张卡片,上面画了好多各种颜色的爱心图案,卡片上写着“妈妈,我爱你!”原来她后悔……想到这里,我的泪涌了出来。我把她写给我的纸片翻了过来,写道:“对不起,是妈妈错了!”而且,我还故意,把“妈”字右边的“马”写成了“鸟”,在母亲节的卡片中,我女儿就是这么写的,呵呵。女儿看了之后,随即捂嘴大笑,并批评起我来:“妈妈,你把‘妈妈’两个字写错了,你是怎么当妈妈的?”看到女儿发现了“妈妈”两字的错误并破涕为笑,我也笑了,紧张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我对她说:“孙老师,麻烦你帮我纠正一下错误,可以吗?”女儿欣然应许。

弟媳送朗朗回来时告诉我:朗朗变化真是太大了,她做事能为别人着想了,比如她和妈妈在外面吃完的香蕉皮,因附近没有垃圾桶,妈妈便把皮放在小树底下了,她说不行,这会给环保工人带来麻烦的,妈妈赶紧找垃圾桶;荡秋千时,明明是朗朗先玩的,一个大姐姐过来就抢,并说是她先来的,朗朗马上就让给姐姐了,然后到另一个地方玩,大姐姐又给抢过去了,朗朗都坦然相让。妈妈问她为什么会让呢?她说:“姐姐在提高我心性呢,姐姐好可怜啊。她在给我德换我的业力。她是不是可怜?”还有妈妈领她去一个食品店品尝大虾,就剩三个了,她妈妈给她吃了一个,还剩两个,妈妈说都给她吃,她却拒绝了:“妈妈我都吃了,再来小朋友该吃不到了。”晚上回去后,她还帮妈妈做家务。孩子的巨大变化使弟媳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主动对孩子说:“姑娘,咱们一起看大法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