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与生俱来就对周围的生活环境和事物充满好奇,也渴望参与其中,获得体验与成功的快感,我们不妨给他适当地创造这种机会。我的孩子一岁多时,学会自己进食,两周岁时会自己穿简单的衣裤,在托儿所的表现比一般的孩子都要强,经$2老师的夸奖。虽然孩子一开始在做这些事情时,完成的并不好,但是我不断的给她尝试的机会,并加以鼓励,直至她成功。孩子从小和我分床睡,在她四周岁时,她说她是个大孩子了,提出要独自睡一个房间,当时我心里没底,但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头几个晚上,半夜里我总要起来看好几次,偶尔也会发现她把被子蹬掉,但是大多时候她都把自己裹得很严实。后来,我一般不会再特地起来查看她的被子了,完全相信她能把自己照顾好,我很放心。这也是她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了,经常会自豪地和小朋友们提起:她是单独睡一个房间的。
接触家庭越多,越深深感叹于中国父母的无私奉献。 但奉献不等于爱,爱孩子,不等于会爱孩子。 爱的有无,是由被爱者决定的。就是说,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爱,那就是爱,如果没感受到,那就是荒漠、是坚冰、是牢笼。 我们给予孩子的,好多时候,可能是我们以为的爱,并不是孩子读得懂的爱。 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说:“爱是教育的基础,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离开爱的教育就是徒劳、是禁锢、是伤害。 这本书针对的是6岁以下孩子的家长。但,我选取事例的主人公,却不局限这个年龄段。 因为人的成长是连续的,是累积的。今天的果,一定是因为昨天的因。孩子20、30岁的表现际遇,绝不是当时才出现的,极有可能是在两三岁就形成的。我希望,通过这些鲜活案例触动父母,唤醒爱的能力、提高爱的敏感度,给孩子读得懂的爱、有力量的信任。 如此,孩子会越来越可爱,更好地成为尘世间独一无二的自己!
接触家庭越多,越深深感叹于中国父母的无私奉献。 但奉献不等于爱,爱孩子,不等于会爱孩子。 爱的有无,是由被爱者决定的。就是说,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爱,那就是爱,如果没感受到,那就是荒漠、是坚冰、是牢笼。 我们给予孩子的,好多时候,可能是我们以为的爱,并不是孩子读得懂的爱。 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说:“爱是教育的基础,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离开爱的教育就是徒劳、是禁锢、是伤害。 这本书针对的是6岁以下孩子的家长。但,我选取事例的主人公,却不局限这个年龄段。 因为人的成长是连续的,是累积的。今天的果,一定是因为昨天的因。孩子20、30岁的表现际遇,绝不是当时才出现的,极有可能是在两三岁就形成的。我希望,通过这些鲜活案例触动父母,唤醒爱的能力、提高爱的敏感度,给孩子读得懂的爱、有力量的信任。 如此,孩子会越来越可爱,更好地成为尘世间独一无二的自己!
  2、我们要做好榜样。现在我们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电脑在家庭中已经很普及了,上网聊天,打打游戏,时间过起来可快了,有时朋友来家里,一起打打牌,聊聊天,小孩子在边上窜来窜去也不当回事,直到有一天,我在打牌,轩轩突然说出了我手中剩下的牌,我愣住了,他怎么认识啊!!!随即我又拿出另外的牌让他认,好家伙,居然全都认识了,小小年纪,领悟这么快!这下完了,自己的行为在渐渐的影响着孩子,家长是孩子模仿的对象啊,我们的言行可能会影响孩子以后的一生。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从这以后我再也不打牌了,坚持自己也要读书,后来报了函授大专,让自己也增加点知识,有时双休日去读书,轩轩会说妈妈,你今天不休息啊,又要读书去啊是啊,你看妈妈多累啊,又要工作还要读书,多辛苦啊,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啊!有空时我们要多拿起书本,少去娱乐场所,如果我们自己不读书,家庭就没有读书的氛围,看来教育孩子,还得从我们自己做起,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孩子会做的比我们想象的还更好。
浩浩不到14个月,比较爱看书。浩浩从不到4个月开始看书,只要有空,我每天都给他讲,他一开始就很喜欢,能让我讲完《婴儿画报》的一个故事,边看边听,有时看看妈妈笑一下,有时又皱着眉盯着看,也不知那时他能理解多少。后来,五六个月的时候,浩浩断奶了,我又不想抱着哄他睡觉。每天洗过澡,吃了奶,我就和浩浩躺在床上看书,讲故事、看儿歌。看一会,浩浩困了,开始不耐烦,就把灯调暗,拍着他,给他背儿歌或唐诗,一会浩浩就睡着了。那时,浩浩很喜欢这段睡前读书时光的。再后来,浩浩会打滚了,会爬了,一下变得淘气了很多,也突然不爱看书了,看不了一两页就烦,我也没管他。再过些天,就又喜欢让妈妈给讲故事了,主要还是〈婴儿画报〉和〈儿童目击者〉。现在妈妈一说要和他看书,他就发出“hehehe”的声音,有点象吃奶、吃好吃的一样的渴望。不过,有时他也不想看书,强迫也不管用,我就拿起一本他的书,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自己聚精会神地看,还大声地念。浩浩一看就来了兴趣,爬着过来看书了。而且浩浩的身边就没离开过书,他的玩具放在一个筐里,书都放在一个盒子里,随时想看都可以。现在浩浩经常自己从一摞书中挑出一本,让我给他讲,讲完了一本,他再挑一本,心情好时能看完一整本《婴儿画报》。浩浩也撕了不少书,他那么多书没有几本是完好的,不过现在已经很少有意撕书了。
Early in the twelfth century, in the city of Tovin in northern Armenia close to Georgia, there lived an eminent family of Kurds, the master of whose house was surnamed Najm ad-Din, which meant “ excellent prince and star of religion.” Najm ad-Din had a boon comrade named Bihruz, a man of intelligence and charm, qualities matched only by his bent for trouble.
×